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市场分析 >正文

数字物流开拓物流科学新纪元

市场分析 | 来源:中国储罐网 | 发布日期:2018-04-12 查看次数:112

核心提示:2016年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首次将“数字经济”列为G20创新增长蓝图中的一项重要议题,通过了《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该倡议敏锐地把握了数字化带来的历史性机遇,为世界经济摆脱低迷、重焕生机指明了新方向,提供了新方案,带来了新希望。2017年 G20汉堡峰会,也明确指出数字经济是全球经济增长日益重要的驱动力。上述表明国际社会已经认同:数字化的经济活动正在成为全球经济复苏和增长的重要

  2016年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首次将“数字经济”列为G20创新增长蓝图中的一项重要议题,通过了《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该倡议敏锐地把握了数字化带来的历史性机遇,为世界经济摆脱低迷、重焕生机指明了新方向,提供了新方案,带来了新希望。2017年 G20汉堡峰会,也明确指出数字经济是全球经济增长日益重要的驱动力。上述表明国际社会已经认同:数字化的经济活动正在成为全球经济复苏和增长的重要驱动力,对于扩展新的经济业务水平、带动创新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和不久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都提到要发展数字经济并且提出“数字丝绸之路”和 “数字中国”概念,将数字化的浪潮推向一个又一个新的高峰。

  数字经济在G20国家已经蓬勃发展。2016年,美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10.8万亿美元,占GDP比重达到 58.3%,中国数字经济规模3.4万亿美元,占GDP比重为30.3%。以ICT产业为主要内容的基础部分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先导,但未来国际竞争的焦点在于数字经济融合部分。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不断驱动新模式、新业态的蓬勃发展,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创造新就业模式,重塑社会治理格局,将成为各国经济焕发新活力的重要源泉。值得注意的是第三产业态势较一产和二产为好。而在三产的服务业中,金融服务业、研发和其他商业服务业、批发零售业数字经济发展较快。(注1)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服务业中具有重要地位的物流业在这个融合洪流中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为了克服中国物流现代化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和供应链效率难以提升的瓶颈阶段。为了中国物流现代化发展建设一条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快车道,中国物流界必须开辟数字物流研究新领域。

  (1)根据中国信息通讯研究院《G20国家数字经济发展研究报告(2017年)》

  数字物流的概念

  “数字物流”是以数据为主要生产资料的物流形态,在这个系统中,数字技术被广泛使用并由此带来了整个环境和物流活动的根本变化,各种信息在计算机网络中以数字形式加以收集、处理、交换和传送,从而高质量、高速度地控制、实现和完成物流系统各个环节的功能活动。数字物流是一个信息和物流活动都数字化的全新的系统,生产企业、用户、第三方物流企业和政府之间通过网络进行的交易与信息交换将迅速增长和更加便捷。换句话说,整个社会供应链物流活动的过程就是以数字形式将该过程予以信息化的过程。

  数字物流也可说是数据物流,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将成为继土地、能源之后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数字物流与大数据技术息息相关,和智慧物流、智能物流的概念相比,更强调和涵盖了大数据等新技术对物流系统方方面面的影响和变革。

  数字物流概念具有丰富内涵。首先,从本质上看,数字物流是建立在信息通信技术的重大突破的基础上,以数字技术与实体物流融合驱动的物流系统梯次转型和创新发展为主引擎,在物流基础设施、物流系统要素、物流产业结构上表现出与现行物流显著不同的新特点;

  其次,从构成上看,数字物流包括数字产业化和物流数字化两大部分。数字产业化是数字物流基础部分,即进入物流领域的信息产业,具体业态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信息通信业、软件服务业等;物流数字化,即是将物流系统各个要素以数据形式进行描述形成相应的数字形式虚拟物流系统,这部分内容也称为数字物流融合部分。

  数字物流技术可以上溯到已经普遍应用的物流系统仿真技术,我们在进行某个物流系统的规划与设计之前,首先建立一个用计算机语言描述的数学模型,依据仿真运行的结果,确定该系统的最佳设计方案。在数字物流系统中,仿真的应用不会停留在设计阶段,而是扩展到物流系统的全生命周期,仿真形成的虚拟物流系统和物理世界的实际物流系统形成无缝对接。后者通过各种传感技术将自身运行的实际状况实时地传递给虚拟物流系统;而前者则依靠网络时代的新技术,对获取的所有信息数据在计算机世界中进行分析、整理、运算和预测,实时地对实际物流系统运行指导改进和制定发展战略与战术,也可以在虚拟系统中进行预演并加以验证,然后付诸实施。

  在有关数字经济的一些文献中,用“数字双胞胎(Digital Twin)或“数字映象”来表述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两个系统之间的关系,这种表述只取其形似的一面,而反映其实质关系方面则有所不足。也就是说,数字物流系统不只是有一个实际物流系统的数学模型,也不限于能够及时了解物流系统运行状况的物流可视化,数字物流系统应该是物理世界的实际物流系统和相应的虚拟物流系统两个层面血肉相连、相互作用、有机统一的整体。

  数字物流的特性

  数字物流具有无与伦比的快捷性。物流活动可以说没有空间边界,全球供应链物流活动范围极为广阔,及时了解物流系统的状况并且进行控制,常常是难以解决的问题。在数字物流系统中,互联网和物流系统深度融合,突破了空间距离,信息可以用光速传输,使远在天边的物流活动可以如同近在眼前一样实时地了解和处理。虚拟和现实深度融合的数字物流系统,也减少了信息流动的结构性障碍,加速了物流系统资源要素流动,提高了供需匹配效率,使系统的快捷性有了进一步提升。

  此外,很多物流活动外在环境非常复杂,常常发生不可预料的变化,比如交通事故和突发的自然灾害等等,数字物流能够以其特有的优越性能做出快速反应,制定合理的对策。快捷性也意味着供应链库存的减少和物流装备使用效率的提高,从而使物流成本大大降低。现在是速度型经济时代,速度是市场竞争的关键要素,数字物流的快捷性将带来不可估量的经济价值。

  数字物流具有高度融合性。迅速发展的信息技术、网络技术,对于各行各业现代化具有引导作用和极高的渗透性功能,使得信息服务业迅速地向各行各业扩张,通过信息的纽带,强化了各种产业相互融合的趋势。物流行业和各类产业本来就具有天然的、千丝万缕的联系,通过信息纽带的作用更强化了这种联系,也加强了物流业对其他产业的服务功能。

  数字物流本身就是数字化的全新系统,它具有极强的融合性必然产生两方面的效果:一是与相关产业之间以及本行业和政府部门之间的沟通与融合加强,行业发展的外部环境与条件将变得非常良好;二是供应链物流各个环节之间,以及供应链组成企业之间将形成和谐统一的整体,消除或大大减少整合与优化供应链的难度。

  数字物流具有很强的创新性。根据摩尔定律:计算机硅芯片的处理能力每18个月就翻一翻,而价格以减半数下降。这个定律表明计算机技术发展速度非常之快,技术更新日新月异。在数字物流系统中,由于数字技术的深度融合,使系统也具有了技术快速更新的特性。

  由于网络的发展,区块链技术的应用等,系统的组织结构趋向扁平化,处于网络端点的生产者与最终用户可直接联系,而降低了传统的中间商层次与中间环节存在的必要性,从而显著降低了物流成本,提高了供应链经济效益。数字技术的发展,能够以极低成本收集分析不同客户的资料和需求,通过数字物流系统的大数据技术,能够为用户提供灵活柔性的个性化、定制性的服务,大大提高了服务水平。即使在执行层面的技术装备,也具有创新的可能性。例如近来出现的具有强大分拣功能的 “小黄车”系统,是由许多扁平的AGV(小黄车)和相应的小型货架组成的。这种AGV与货架的组合早先只不过是一种轻型的载运设备,但是和网络技术相结合以后,就能够在分拣领域大放异彩

  数字物流具有自我增长性。根据数字经济学中的梅特卡夫法则(Metcalfe s Law):网络的价值等于网络节点数的平方,就是说,网络规模增长10倍,其价值就增长100倍。数字物流同样适用上述规律,数字物流网络产生和带来的效益将随着网络用户的增加而呈指数形式增长。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一带一路物流体系将遍及各大洲,在此基础之上建立的数字物流网络其规模与效益可以说是无比巨大的。

  此外,当新生的数字物流系统开始起步并发展时,由于人们的心理反应和行为惯性,在一定条件下,优势或劣势一旦出现并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导致产生不断加剧的趋势而自行强化,出现“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 赢家通吃”的垄断局面。数字物流将可能促进中国物流业的超级龙头企业更快诞生。

  综上所述,发展数字物流意义重大。这是中国物流业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千载难逢的良机。对于发展中国家,在数字经济领域具有后发性优势,实际上在中国这种优势已经有所显示。数字技术和物流系统的融合无疑能够使物流现代化进入到快车道,开辟一个崭新的阶段。

  中国具有最广大的市场,“一带一路”又将我们的物流网络推进到世界各地,一旦我们的后发优势得以实现,将带来难以估量的深远影响。习近平主席最近在一次会议上关于数字中国的问题讲话指出:“推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加快完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推进数据资源整合和开放共享,保障数据安全,加快建设数字中国,更好服务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发展数字物流无疑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内容,强大而先进的中国应该拥有最现代化的物流网络,实现这个愿想是中国物流人光荣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推荐新闻本月本周

【 供应信息更新列表 】 - 【 储罐商城更新列表 】 - 【 企业库更新列表 】 - 【 行业资讯更新列表 】 - 【 企业新闻更新列表 】
在线客服系统